中文

  • 中文
  • EN

RMB ¥

  • RMB ¥
  • USD $
  • EUR €
  • GBP £
  • HKD $

如果谈到北京这颗年轻的心脏,那就非三里屯莫属;如果你对三里屯宠爱有加,那你一定通过CHAO。

这个2018年「最」时髦新生代地标的正门,就低调地开在这霓虹璀璨旁的一条小街上。像打破次元壁似的,只要进入CHAO的旋转门,另一幅全新世界的景象就呈现在眼前。Lobby、石阶、教堂、画廊和爵士乐,在这能喝到全北京最好的香槟,世界级艺术家的作品也随处可见,就连服务生也那么Fashion,黑色卫衣紧腿牛仔裤脚蹬回力小白鞋...

如果你仅仅把CHAO定义为一间酒店,那就错了,它几乎霸占了过去两年间北京一半以上先锋时尚的活动事件,散发着神秘热烈的个性。在复杂、人密、生活状态也很多的北京,CHAO的出现带来了一些对现代生活的新定义,于是“新享乐派”的概念就这样诞生了。

他们主张个性,有想法却不乖张,工作努力满怀理想,又让生活能足够取悦自己。他们聚集在这个最中心的地点谈天说地,这就是CHAO带给人们的归属感。它大如一个城市级社群,小到兴趣的连接,近如一个老朋友的客厅。你无法定义CHAO,却能切实地感受到它所营造的气氛和品质感。当然,William就是这样一个CHAO人。

我来自波尔多,法国的西南部,盛产葡萄酒。我在蒙哥农村的一个小院子里长大。小时候我对两件事情很有热情。一是小牛犊,二是餐馆,至今热爱。很显然这就是我为什么在酒店行业工作,因为这是我的梦想。 我先做服务员,曾经在十个国家工作过,担任过不同的职位,包括六次总经理,四次在国际酒店分支任职。2012年我EMBA毕业,开了一家与Lifestyle有关的咨询公司,从那时起对生活方式有了更多的理解

EMBA期间我第一次来到北京,看到太古里和三里屯,就想在这里生活,想看到这个地方,想待在这儿,想跟这里的人建立联系。多年之后,CHAO邀请我来担任顾问的工作,我惊喜地发现它在北京,在三里屯。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工作,像一个人生闭环,终归落在这个有趣又迷人的地方。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,我的工作包括两个方面:一是让来到CHAO的客人有最好的体验,二是保证CHAO未来一直做的好。

我跟一些很有意思的顾客成为了朋友,他们来自创新行业,设计和时尚行业。这个群体之间个体身份的差别很小,更像是一群人在分享相同的兴趣、生活方式和爱好。他们来CHAO的时候会给我发短信,我到他们城市出差时也会与他们见面。

CHAO的客人都非常国际化,我们在国内外也小有名气。比如最近我休假回来,在飞机上跟一位先生聊天: 他说你去北京吗?我说是的,我住在北京。 他说你在北京做什么?我说我在CHAO工作。 啊,他说,原来是CHAO。 我说你知道CHAO吗?他说,当然知道。
这就是CHAO人,他们兴趣相投聚在这里,以最舒适的姿态与大家交谈、分享,创意和灵感就会在期间迸发。有一个词可以形容这种感受:相见恨晚。

CHAO是一种先锋的生活方式,艺术和文化元素就是CHAO的血肉。 我们建立了艺术中心是创建一种艺术表达的媒介,为艺术家、创新者以及设计者提供一个跟我们的团体建立联系的机会。融合社会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,在这里发现艺术家和设计者。 我觉得这是必要的,因为不是所有的艺术都要在博物馆或画廊表达出来。

最近的CHAO夜间博物馆项目,会有特别的展览体验以及一些有趣的艺术活动。随处可见的艺术作品也是我们特别设置的,比如正在进行的「72个艺术家和他的房客们」,邀请艺术家基于楼上的客房进行做艺术创作,在床头板刻上遗言,或两个房间的内容置换,让生活方式和艺术交界。 >

我们刚开业时就与纽约一家出版公司合作,通过盛大多样的活动来庆祝他们的二十周年,当时许多艺术家和时尚达人聚集在CHAO,这个活动也为我们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阶段。之后我们为许多奢侈品牌和顶尖品牌举办活动,用一种完全不同寻常的、先进的方法策划营销。

还有一个法国香槟品牌和法国名厨Allen的合作,围绕着他们的产品举办了一次令人瞩目的关于食物和酒的体验。这些让我印象深刻的活动都与艺术、设计、创造、食物、饮品等综合体验有关,这也是CHAO的观点:它们共同集中于相同的思考过程,理解复杂的问题,然后彼此提升。

CHAO里面所有房间的名字都是根据功能命名的,所以我们有Enjoying Room和Living Room两个餐厅。因为CHAO像一个大宅子,我们在这招待你,欢迎你来做客,这是人们表达自己生活方式的地方,除了CHAO,我们不需要其他名字。CHAO是需要你真正坐下来吃个饭,住一晚,才能感受它的魅力。Living Room最能表达CHAO带给人们的感觉,或者说最能体现CHAO的哲学。